<acronym id="iagaw"></acronym>
<acronym id="iagaw"><small id="iagaw"></small></acronym>
<rt id="iagaw"><optgroup id="iagaw"></optgroup></rt>
歡迎訪問江西醫學高等專科學校!
  • “你是千萬扶貧干部一分子,是我們家的全部,也是貧困村脫貧致富的希望!”
  • 發布人:本站   發布時間:2020-01-05   閱讀:次   字體:[ ]
  • “唔唔……”下午3點40分,油墩街鎮蓮西村委會第一書記傅韜正在鎮里參加脫貧攻堅工作推進會,突然手機震動了起來,他一看是父親打來的,按掉,繼續開會。“唔唔……”手機又響了起來。一般情況下,按掉電話父親就應該知道他在忙不會再接著打來,今天是怎么了?


    無奈之下,傅韜走出會場接聽了電話。“爸,有什么重要的事嗎?沒什么事我就掛了,我這邊還在忙呢!”“等,等一下。兒子,你能請假回來一趟嗎?你媽身體有點不舒服。”傅韜心里還惦記著正在開的脫貧會,“媽怎么了?沒什么大問題你先帶媽去醫院看看,我這邊扶貧工作還有很多要忙。”父親那邊支吾了一會,傅韜邊往會場走,邊準備掛電話,想著待會忙完了再給父親回電話。“韜,你媽在縣里醫院檢查,醫生說她應該是低分化胃癌中晚期。”胃癌,這兩個字讓傅韜腦袋嗡了一下,良久沒說話,緩了一會才開口說:“爸,你等我把這邊安排下就趕回去。”


    傅韜心急如焚,想立刻飛奔回家照顧母親,可手頭上還有很多扶貧工作……傅韜努力穩定住自己的情緒,將手頭上要完成的工作一一安排給扶貧駐村工作隊其他成員,再三叮囑各類事項后才踏上回家的路途,此時距他上次歸家已經快一個月了。


    早在中秋節時母親就一直說胃不舒服,因為要趕著回村工作,傅韜就沒放心上,只讓父親帶著母親去藥店抓點藥吃就匆匆走了。對此,傅韜一直很自責,他說:“父母一直很理解我的工作,不是身體特別不舒服都不會說。我虧欠他們太多太多了。”


    “有沒有后悔來鄱陽扶貧呢?”“沒有!”面對記者的疑問,傅韜毫不猶豫地回答。2018年8月,市里選任全市18個優秀扶貧干部來鄱陽增援扶貧工作,江西醫專教務處教材科科長傅韜是其中1位。彼時他剛圓滿完成橫峰縣某村脫貧工作。“說實話,文件剛下來時有點接受不了,我是家中的獨子,父母年紀大了真的需要有人在身邊照看。”傅韜為此煩悶了幾天。“后來想著哪個扶貧崗位的黨員干部不辛苦?哪個扶貧干部不是帶著對家人的虧欠堅守崗位?作為人民公仆,廣大貧困人民群眾不也是自己的親人嗎?”傅韜是這么說也是這么做的。自從來到蓮西村,他就把這里的貧困戶當自己的家人,竭盡所能地幫助他們脫貧致富。



    “傅書記,吃飯沒?來家里吃飯不?”傅韜帶著記者在村里走訪時,村民都親切地和他打招呼。傅韜告訴記者,去年剛進村的時候他的“待遇”可沒這么好。因為不會說當地方言,村民對這個操著一口外地口音的書記有些隔閡。“當時覺得他就是城里細皮嫩肉的小伙子,哪能帶著我們這里的人脫貧致富。”該村貧困戶王貴香打趣地說道。王貴香患有癲癇癥,還有兩個女兒要撫養,家庭比較困難。“第一次走訪貧困戶時,我就注意到了王貴香家庭,得知她需要長期吃藥我立即詢問她有沒有辦慢性病證。因為有在橫峰扶貧的經驗,所以對慢性病政策比較熟悉。”由于當時這項工作在全縣還未全面展開,辦理慢性病證程序比較繁瑣,傅韜開車從油墩街到縣城來回跑了五、六次才把王貴香的慢性病證辦好。“有了慢性病證,我每個月可以節省1000多元的藥費。傅書記還給我老公安排了公益性崗位,現在生活是越來越好了。”王貴香樂呵呵地說道。


    “傅書記你們來啦,等我倒水給你們喝哈。”一走進貧困戶段秋嬌家中,傅韜就受到熱情接待。“傅書記,你們有幫我問下我兒子在醫院睡得暖不暖嗎?有厚被子、厚衣服嗎?”“有的有的,那邊什么都有,吃住都照顧得很好,你別擔心。”原來段秋嬌的丈夫與兒子都患有間歇性精神病,兒子前段時間因發病被送去縣城的精神病醫院,前幾天縣醫院通知病情嚴重需要轉院。因為段秋嬌還要在家照顧養病的丈夫,傅韜和扶貧工作隊便全程安排好轉院,并親自開車送到南昌醫院。


    恰巧女婿程勝祖從謝家灘過來看望段秋嬌,他說:“現在丈母娘一家搬進了政府幫忙建的房子里,丈人吃藥不要錢,小舅子也安排好了,各項政策該享受的都享受到了,減輕了很多負擔,我老婆在家也能放心了。


    “傅書記,這個橋什么時候修啊?”離開段秋嬌家,記者跟隨傅韜來到該村甲二王家村組,發現不少村民看到傅韜都會問類似的話。原來,村民口中的橋位于村口,是甲二王家村組、青山村組前往蓮西小學與鎮里初中學校的必經之路。原本是個石板橋,被洪水多次沖刷后橋不復存在,村民只能搬來幾塊大石塊勉強通過。


    “現在是枯水期還能踩著石塊過河,漲水時最深可以沒過我的腰!”村民買雙龍就住在河旁邊的第一棟房子,她的孫女王美琴在鎮里上學,每天晚上九點下自習回家。因為擔心孫女晚上過橋危險,她和老伴每晚都要相互扶著過河去接孫女放學。“大姨,你放心!橋的問題馬上就要解決了,前幾天設計院已經來勘測了,不久之后就會動工。”傅韜告訴記者,此前因為缺乏資金,修建橋的問題存在多年未解決。“了解到這一情況后,我和村兩委一起四處跑,協調市縣各有關單位,終于立了項。孩子們有了安全上學路,心里的一塊大石頭也算落下了。”傅韜告訴記者,過橋后的一段泥濘路也將被修成水泥路,以后不單是孩子上學方便,也會惠及村里農業生產運輸。


    采訪過程中,傅韜多次表示扶貧干部都不容易,自己只是做了份內之事。“為扶貧事業奉獻光和熱的時候,每天工作熬夜、為貧困戶奔波的時候一點也不會覺得累、覺得苦,但看著父母日漸蒼老的面容、孤單的背影,每月帶著母親去上海化療聽到她痛苦的呻吟時還是會心生愧疚。”傅韜和父母合照,這是第一次帶母親去上海化療,騙母親說是胃潰瘍。

    (傅韜和父母合照,這是第一次帶母親去上海化療。)

    ?

        “他只是中國千千萬萬扶貧干部中的一分子,卻是我們這個小家的全部,但也是貧困村脫貧致富的希望啊!”記者與傅韜母親連線,母親的話讓傅韜紅了眼眶。

地址:江西省上饒市信州區志敏大道399號 版權所有:江西醫學高等專科學校
贛ICP備13007878號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42號

江西醫學高等專科學校 版權所有?2005 - 2016
燕赵福彩 绩溪县 | 靖州 | 井研县 | 宾阳县 | 太仓市 | 阿克 | 蛟河市 | 荆门市 | 奎屯市 | 伊春市 | 威海市 | 陆丰市 | 大荔县 | 台南县 | 赞皇县 | 榆社县 | 盘山县 | 台州市 | 汪清县 | 无极县 | 南木林县 | 习水县 | 镇平县 | 满洲里市 | 西藏 | 穆棱市 | 连平县 | 门源 | 诸暨市 | 敦煌市 | 海安县 | 徐闻县 | 方正县 | 樟树市 | 惠水县 | 通海县 | 拜城县 | 邢台市 | 台南县 | 开阳县 | 青川县 | 天柱县 | 连江县 | 维西 | 永仁县 | 资溪县 | 务川 | 左贡县 | 秦皇岛市 | 城口县 | 长治县 |